首頁  >  瞭望全球
2018/11/13
【國際經濟】藥物及女性生理用品短缺、生育率下降 你想不到的美國制裁伊朗毀滅性結果

美國5日對伊朗實施經濟制裁,《半島電視台》(AlJazeera)7日報導,專家認為此舉將對伊朗及其人民帶來毀滅性結果,其中又以婦女、兒童及貧窮的伊朗人民所面臨的風險最大,不僅造成物價上漲、物資短缺,長期下來可能導致生育率降低,甚至破壞家庭和諧。

 

貨幣貶值、物價上漲 婦女買不到生理用品

 

現年27歲的法蒂梅(Fatemeh)為一名公共衛生政策職員,同時於伊朗首都德黑蘭(Tehran)一所高中教授生物學,年幼時與家人移居加拿大,13歲那年舉家搬至加州,直至大學畢業才決定回到伊朗。

 

然而,就和許多人一樣,法蒂梅早就已經感受到制裁的影響,「過去六、七個月以來,當美元對伊朗貨幣里亞爾產生波動造成物價上漲,這讓我懷疑回國是否真是個好決定。無論我賺多少錢,就美元而言並無價值。」

 

隨著伊朗貨幣貶值,法蒂梅的月薪如今僅剩160美元(約新台幣4933元),相較於過去每月800美元(約新台幣24669元)急遽下降,與此同時,女性日用品如衛生棉及藥物變得越來越難購入,也變得更家昂貴。

 

法蒂梅表示尋找西方知名衛生棉品牌使人感到挫折,「我在1日之內跑遍六、七間藥局,卻還是到處都找不到。」她又跑去附近相對富裕的城鎮喬丹(Jordan),但當地的貨架也是空的,就連伊朗國有品牌的價格也不斷攀升,自原本10萬漲至16萬里亞爾,相當於新台幣117元。

 

中產階級陷入貧困

 

國際危機組織(International Crisis Group)性別顧問莫凡尼(Azadeh Moaveni)表示:「制裁每天以不同的方式逐漸影響不同階層人民的生活品質,隨著時間越長,最終將使中產階級陷入貧困,他們的目的就是為了做到這一點。」

 

商品供不應求也造成民眾大量採購、囤積,法蒂梅認為商家不但不會降低商品價格,反而可能維持價格,並在日後試圖以更高的價格出售商品。

 

現年22歲的大學畢業生雅沙曼(Yasaman)在位於設拉子(Shiraz)的家庭速食餐廳工作,「人們盡可能不購買任何東西,我近期也沒有去購物,所有商品的價格都變得更貴,我們只能在菜單中提升餐點價格,而消費者也理解我們別無選擇。」

 

導致生育率降低

 

2017年3月,伊朗最高精神領袖哈梅尼(Ayatollah Khamenei)於「諾吾魯茲」(Norouz)新年慶祝活動之後,呼籲人民支持國內生產。

 

儘管法蒂梅認為,包括非哈梅尼支持者的許多民眾都有聽進這句話,但即使是伊朗製造的產品其價格現今也不斷攀升,例如尿布還是用進口原料製成的。

 

一名匿名受訪者表示「制裁很可能會導致生育率降低」,因為必須的日用品如尿布、奶粉的價格就連雙薪家庭也感到難以負擔,民眾將對於生育小孩產生猶豫。

 

女權團體「Femena」負責人塔馬沙比(Sussan Tahmasebi)指出:「當中央銀行受到製裁時,人民幾乎沒有能力購買商品。」無法通過SWIFT(環球銀行間金融通訊協會)將資金轉移至另一個國家是主要問題。

 

破壞家庭和諧

 

除了物價上漲及物資短缺這些直接且明顯的影響,專家也提出制裁可能會破壞家庭和諧的警告。

 

莫凡尼表示,女人在家中身兼日常生活、身體照顧、教育等功能的角色,往往肩負著無時無刻為家庭守候的重擔。

 

若男性不能在這仍以傳統父權為主的社會中扶養家庭,倘若他們不能履行其性別角色的職責,這往往會使家庭關係變得緊張,「無法為家庭賺錢或給予支持,會影響男性對自身的看法。」

 

美國與伊朗人民團結一致?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於5日發布推文表示:「(美國)制裁不適用於食品,農業,藥品及醫療器材的銷售。(美國)與伊朗人民團結一致。」

 

然而,根據逾50項學術研究顯示,過去對伊朗實施的經濟制裁已經產生人道主義影響,造成伊朗人民的生活品質下降,某些藥物無法進口國內,進而引發公眾健康問題。

 

塔馬沙比對此表示:「他們說藥物、人道主義援助不受制裁,但事實就是兩者都受到制裁。」

 

全文連結:https://www.upmedia.mg/news_info.php?SerialNo=51887

2018/10/18
【國際經濟】不想幫中國出補貼費 美國退出萬國郵政聯盟

白宮17日宣布,萬國郵政聯盟(Universal Postal Union)現行終端費(terminal dues)體制讓中國等他國家獲益,這對美國不公平的,美國即日起啟動退出萬國郵政聯盟程序。

 

白宮指出,9月美國曾提出修改萬國郵聯的現行收費規範,不過其他成員國反對下,也導致川普政府做出現在退出的決定。不過,在退出程序啟動後,川普政府仍會嘗試費率制度改革談判。

 

萬國郵政聯盟共192個成員國 退出程序需要1年

 

萬國郵政聯盟總部位在瑞士,屬於聯合國機構,在1874年成立,有192個成員國,退出該聯盟程序需要1年時間。

 

根據《美國之音》(VOA)引述美國不具名官員報導,萬國郵政聯盟現行的終端費制度有利於中國等其他國家的郵政以低廉運費把包裹運送到美國,讓美國處於不公平競爭環境,也讓美國郵政遭受損失。

 

舉例來說,1個1磅重的包裹,在美國國內郵寄,運費大概在10~13美元,但是從中國郵寄到美國的話,最後在美國境內再度投遞就可獲得2.5美元的補償。如果是4.4磅重的包裹,差別就更大了,美國的寄件方支付20~25美元,而中國的寄件方只要支付5美元。

 

美國全國製造商協會17日發布聲明,支持川普政府退出萬國郵政聯盟作法,估具2017年度美國郵政因萬國郵政聯盟終端費制度、付出龐大補貼費,損失大約1.7億美元。《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報導分析,白宮宣布退出萬國郵政聯盟是美國政府制衡中國、懲罰不公平貿易政策行動的一部分。

 

全文連結:https://www.upmedia.mg/news_info.php?SerialNo=50162

 

 

 

中國商品投遞到美國運費低,但美國境內投遞成本偏高。(美聯社)

2018/10/12
【國際經濟】美國經濟明明不錯,股市為何無量下跌?美股崩盤為哪樁

美國股市經歷了數個月以來最大的跌幅後,多個亞洲股市都跟隨下跌。美國聯準會上周宣佈升息時,主席鮑威爾(Jerome Powell)還說美國經濟前景「相當樂觀」。在這背景下,美國股市這次下跌令外界看得傻了眼,分析員也有許多完全不同的解讀。

 

美國道瓊和標準普爾500指數周三(10月10 日)收盤分別都下跌了約3%,而科技股佔很高比重的納斯達克綜合指數更下跌了約4%。

 

美國總統辦公室發表聲明,指美國經濟仍然「健康」,但總統川普就把矛頭直指聯準會,指它上周升息是個「錯誤的決定」,形容聯準會「已經瘋掉」。

 

分析認為聯準會升息的確會增加美國公司借貸成本,減低股票對投資者的吸引力,他們分別都指出除了升息,中美貿易戰等其他因素都影響了外界對美國公司業務的預期,影響股市表現。但許多專家都強調,外界應該著眼於表現「仍然強勁」的美國經濟。

 

美國升息與「矛盾」的中國經濟

美國股市下跌的影響,周四(10月11 日)漸漸浮現到亞洲股市的表現。上海證券交易所綜合股價指數周四收盤報2583點,下跌約5%;深圳成份股收盤報7524點,下跌約6%;許多中國大陸外的亞洲指數同樣下跌,其中香港恆生指數報25266點,下跌約3%,而日本的日經平均指數收盤報22590點,下跌差不多4%。

 

有分析員留意到,這次股市崩盤正是美國公司報告今年第三季業績的前夕,但總部設在紐約的布魯德曼資產管理(Bruderman Asset Management)首席市場分析員珀希(Oliver Pursche)認為,市場的憂慮並不在這些公司今年第三季的表現,而是它們第四季和明年第一季的表現。

 

他又認為,美國向進口的鋼鐵和鋁材徵稅,以及中美持續多月的貿易糾紛,都令私人公司的經營成本上漲,迫使他們降低業績預期。他形容,企業經營成本上漲是「市場其中一個憂慮的原因」。

 

凱源資本董事總經理陸修泉(Brock Silvers)認為,美股下跌對中國股市的確有影響,但中國股市面對的卻是截然不同的問題。他接受BBC中文訪問時指出,聯準會升息令中國經濟陷入「矛盾」:一方面,升息不利中國持續下行的經濟,但減息又不利持續走弱的人民幣。

 

他也認為,美國對中國進口貨物加徵關稅的影響逐漸浮現,而且美方已經預告會在2019年元旦起把最新一輪關稅稅率提高到25%,這個限期越來越接近。他預期因此「美國的股市會逐步回穩,但中國股市第四季的表現可能更差。」

 

期中選舉的影響

另外,有意見認為美國股市崩盤與當地下月舉行的期中選舉有關。總部設在紐約的投資管理公司因弗內斯顧問公司(Inverness Counsel)首席投資顧問格里斯基(Tim Ghriskey)指出,美國市場對期中選舉的觀望是民主黨將取得眾議院控制權,而共和黨就會保留參議院控制權。

 

但他同時指出,市場始終有一個懸念,就是民主黨可能會取得參眾兩院的控制權,如果是這樣,「可能會影響目前美國政府的振興經濟措施」。

 

 

但也有意見認為外界不需要過分憂慮,因為這只是一個市場「自我調整」的機制。投資管理人公司安聯(Allianz)的美國市場分析師默哈金(Mona Mahajan)指出,聯準會今年較早前升息時市場也出現類以的波動,但市場消化消息後回穩。

 

「如果我們退一步看看基本情況,我們可以看到還可值得樂觀的地方:美國經濟強勁,公司的收入增長也可能達20%。」

 

全文連結:https://www.storm.mg/article/536874

2018/10/11
【國際經濟】金融海嘯十年後》IMF:金融體系更為強健,但新的脆弱性已經出現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貨幣(IMF)10日發布最新一期《全球金融穩定報告》認為,儘管全球經濟擴張已經進入「平頂期」,但人們不應掉以輕心,過去半年,金融體系面臨的短期風險有所增加。貿易緊張局勢已經升級,若干國家的政策不確定性上升,一些新興市場經濟體正面臨著金融市場壓力。

IMF幣與資本市場部主任兼金融顧問艾德里安(Tobias Adrian)指出,更長遠一點看,風險依然居高不下。經過十年的改革和復蘇,當今的金融體系無疑要比全球金融危機之前更為強健。然而脆弱性繼續積累,新的金融體系尚未得到檢驗,需要進一步採取措施提高金融體系的韌性。

 

新興市場經濟體壓力若升高,金融穩定風險將顯著增加

《全球金融穩定報告》(Global Financial Stability Report)首先審視一下全球金融環境。到目前為止,強勁的風險偏好繼續支撐主要金融市場的資產價格不斷上漲,金融狀況依然相對寬鬆,儘管聯準會已幾次提高政策利率。然而,美元的升值和美國利率的上升導致新興市場海外借款成本增加,那些信貸需求較高、經濟狀況或政策框架較弱的經濟體更是如此。
如果新興市場經濟體面臨的壓力擴大和加劇,金融穩定風險可能會顯著增加。IMF的分析顯示,在中期內,有5%的機率會發生新興市場經濟體債務證券投資外流超過1000億美元的情況。這大體類似於危機期間經歷的外流規模。

多年寬鬆貨幣政策下積累的金融脆弱性

其他一些因素也可能導致穩定風險急劇上升,其中包括,貿易緊張局勢更廣泛地升級,未能就英國脫歐(Brexit)達成協議,對一些高負債歐元區國家的財政政策的擔憂加劇,以及發達經濟體貨幣政策正常化步伐快於預期。

以上任何一個問題都可能使多年寬鬆貨幣政策下積累的金融脆弱性暴露出來。在具有全球系統重要性的經濟體,政府、企業與家庭的負債從10年前占GDP的200%左右上升到目前的近250%。新興市場經濟體的國際金融市場借款在增加,面臨很大一部分外幣債務無法再融資的風險。銀行面臨著這些高負債借款人的風險,一些全球性銀行持有大量流動性較差、不透明的資產。一些部門和地區的資產價格仍然過高,信貸發放標準在惡化。

上述脆弱性的積累表明,政策制定者迫切需要加大力度支援金融體系:
1. 微觀審慎或企業層面的政策應著眼于加強銀行資產負債表,防範清償力和流動性風險。

2. 金融狀況依然寬鬆但脆弱性較高的國家應更積極地使用基礎廣泛的宏觀審慎工具,如逆周期資本緩衝(目的是在經濟中借款增加時擴大銀行資本)。為維護金融穩定,還需採用新的宏觀審慎工具,應對銀行部門之外的脆弱性,例如確保非銀行信貸仲介活動的信貸發放標準健全,解決資產管理公司的流動性風險。

3.對於新興市場經濟體,減輕脆弱性以及維持穩健的政策和健全的政策框架依然至關重要。這包括建立和保持充足的外匯儲備,以及審慎地使用這些儲備
4.監管機構必須採取措施應對包括網路風險在內的新的威脅。它們也應支持金融科技公司對創新、效率和包容性的潛在貢獻,同時防範其對金融系統帶來的風險。

全文連結:https://www.storm.mg/article/535362

 

2018/09/12
【國際經濟】越南能在中美貿易戰中幸免於難嗎?
想想越南的困境。中國和美國在越南都有自己的暴力歷史,現在都是越南最重要的貿易夥伴。去年,兩個大國總共吃下了越南約35%的出口,推動了越南從一個不甚活躍的大米和咖啡供應國向製造業中心的轉變。當貿易戰爆發時,河內也出現了不祥的新聞標題。人民幣迅速貶值引發了越南貨幣短暫的拋售,並導致越南股市下跌。流言紛紛傳出:中國廉價消費品可能大量湧入;美國保護主義蔓延可能會影響和威脅到越南的重要出口。另外,還有一個切實的擔憂:將近50億美元的越南出口是中國增值供應鏈的一部分,這意味著這些出口商可能會受到美國懲罰性關稅的影響。
很快,另一種反應開始發生。在貿易戰的危險驅使下,許多在中國持有股份的外國公司——那些大象腳下的螞蟻——開始將生產從中國轉移到東南亞。這一發展趨勢的跡象之一是7月中旬,一群訪客出現在越南北部海岸下龍灣(Halong Bay)附近。穿白襯衫打黑領帶的男子們不是遊客。他們代表了從紡織到電子等行業的72家日本企業,正在尋求經濟庇護。「這些日本公司中有很多在中國運營,」當地投資促進中心的官員阮德捷(Nguyen Duc Tiep,音)告訴一家越南雜誌,「他們希望將投資市場擴大到中國以外,以規避中國生產成本上升和美中貿易戰造成的風險。貿易戰使得日本公司很難從中國向美國出口產品。」
日本商人可能是這場貿易戰的第一批經濟受害者。但是,把製造業從中國轉移出來並不是一個新現象。在過去幾年中,隨著中國工廠的工資大幅增長,包括外企和中國公司在內的許多企業都已開始把它們的至少一部分業務轉移到東南亞,以利用那裡低廉的生產成本。在工資幾乎不及中國三分之一的越南,愛迪達斯目前在那裡生產的運動鞋是其在中國生產的兩倍,英特爾和三星電子也已在南亞投資了數十億美元。越南的出口導向型增長依賴於吸引外國投資,現在美國和中國的政策也許正在加速投資的到來。「對很多公司來說,中美貿易衝突是一個催化劑,推動它們探索以前未曾考慮過的變化,」香港律所貝克·麥堅時(Baker McKenzie)的稅收與貿易合伙人喬恩·考利(Jon Cowley)說。「對其他人來說,這是一個加速他們已經開始的進程的東西。中美貿易衝突只是正在推動他們越過終點線。」 
貿易戰仍處於初期,開戰才兩個月,所以,這些企業做法中的許多才剛有模樣。儘管如此,為確保在包括泰國、印度尼西亞和其他地方的整個區域有更多製造能力的競爭已經開始。7月下旬,蘋果電源元件的台資生產商台達電子(Delta Electronics)批准了以21.4億美元收購其泰國子公司的交易,以應對日益增長的貿易風險。同樣在今年夏天,生產胡佛(Hoover)吸塵器和密爾沃基(Milwaukee)電動工具的香港製造商創科實業(T.T.I.)在越南建了一個新工廠,並在美國建了其第六個工廠。創科實業大約76%的營收來自北美。「我們一直都在說,我們不希望把所有的雞蛋放在一個籃子裡,」公司首席執行官約瑟夫·蓋裡(Joseph Galli)今年8月在強調「靈活供應鏈」的重要性時說。
供應鏈聽起來不冒犯任何人,但這場貿易戰的附帶痛苦正確切地發生在供應鏈上。中國以報復性關稅打擊的美國出口產品大多是在美國國內生產的簡單商品:豬肉、大豆、威士忌。但是中國對美國的出口,特別是高技術產品,是在中國組裝的複雜產品,用於組裝這些產品的外國零部件和原材料多得驚人。例如,一台運往美國的「中國製造」筆記型電腦裡可能有一個韓國螢幕、一個日本硬盤和一個來自台灣的內存晶片。關稅傷害這個國際供應鏈中的每一部分。包括日本、韓國和台灣在內的亞洲最先進的經濟體都高度全球化,以至於它們很容易在這場保護主義戰火中中槍。
台灣可能會承受最大的損失。根據華盛頓的史汀生中心(Stimson Center)的數據,台灣提供了中國全部進口中間商品的18%,這種出口佔台灣國內生產總值的14%。正如台北淡江大學經濟學家蔡明芳對彭博社(Bloomberg)所說:「川普的關稅正在給台灣公司更多搬往東南亞的動力。」
貿易戰掀起的塵埃掩蓋了這樣一個事實:亞洲是全球最具活力的貿易區。根據世界貿易組織的數據,2017年,亞洲的進出口貿易總額的增長速度在全球最高,分別為9.6%和6.7%。18個月前,越南和其他10個環太平洋國家的領導人都以為,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簡稱TPP)的簽署將進一步提升區域經濟前景。針對北京不公平的貿易做法(比如盜取知識產權,以及迫使在中國做生意的外國公司分享技術等),包括美國和日本但不包括中國的TPP,也會給作為一個集體的協定國提供反擊的機會。
川普總統不假思索地拒絕了TPP。如今,隨著美國在亞太地區的影響力減弱,美國又獨自發動了貿易戰,許多昔日的亞洲夥伴、以及許多美國企業都被夾在了中間,它們都在尋找最安全的出路。
為了抵消貿易衝突的負面影響,中國政府大幅度降低了對亞洲國家的關稅。這似乎在提醒人們,待到貿易戰結束之後,中國在未來的很多年裡,仍將是亞洲唯一的超級大國。然而,這種吸引力可能不足以阻止製造商從中國轉向東南亞。比如,美國鞋履及配飾製造商史提夫·馬登(Steve Madden)正將手袋的生產從中國轉移到柬埔寨,今年轉移15%,2019年再轉移30%。(美國時裝行業協會[U.S. Fashion Industry Association]7月份發布的一份研究報告顯示,三分之二的紡織企業預計將在未來兩年減少在中國的生產,這些企業認為美國的貿易保護主義是其面臨的最大挑戰。)將生產轉移到一個新的地方既昂貴又複雜。考慮到貿易戰推動者的喜怒無常,以及美國政治混亂的反反覆復,一些高管正勉力支撐,希望這一切都會過去。但是,隨著即將對又一批價值2000億美元的中國進口商品(目標清單上總共有6031種產品)加徵新關稅,貿易戰看起來不再像是一次短期危機。
 
全文連結:https://cn.nytimes.com/business/20180831/can-vietnam-avoid-getting-hurt-in-the-crossfire-when-the-tariffs-are-flying/zh-hant/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