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瞭望全球
2018/11/12
【其他】公視全球現場─漫遊天下深度報導

==11月11號全球現場漫遊天下==

 

藍色浪潮撞上紅色圍牆 共和、民主分掌兩院

 

女性、跨性別族群投入期中選舉 爭取發言權

 

委內瑞拉外幣交易解禁 美元商店趁勢崛起

 

巴西治安長期敗壞 車輛裝防彈玻璃自保

 

建國95週年 伊斯坦堡新機場隆重開幕

 

中公安產品博覽會 社會監控網絡儼然成形

 

冰島電商無人機快遞 首都市民受惠

 

戴高樂機場拍攝飛機起降 要花1個月申請

 

餐飲多元有特色 普吉島餐廳列米其林評鑑

 

移民夢碎 遭遣返勞工返鄉經營美式餐廳


 

多數州未限制結婚年齡 美國童婚難追究

 

黑海考古大發現 希臘商船沉睡2400年

 

2018/10/31
【其他】「毒死虎鯨、濫伐一個倫敦大的巴西草原」  WWF:全球野生動物少60%

健康的生態環境從來不是「可有可無」,而是維持人類生存重要支柱,但人類活動已嚴重危害野生動物。

 

世界自然基金會(WWF)30日公布報告指出,自1970年起人類活動已導致全球約60%哺乳類、鳥類等脊椎動物消失,共59位科學家齊敲警鐘,若野生動物的生存環境滅絕,將威脅人類文明的延續。

 

 

自然資源形成耗時數10億年

 

WWF指出,人類活動大量且迅速的消耗食物和資源,摧毀由數10億年光陰所累積形成的生態鏈,最終導致人類賴以維生、乾淨的空氣和水資源都將消失。

 

WWF環境科學總監巴雷特(Mike Barrett)表示:「我們正遊走在崩潰邊緣。」他說:「若假設是全球人口數減少60%,那就相當於北美洲、非洲、歐洲、中國以及大洋洲的人口都消失,這正是人類對生物所做的事。」

 

巴雷特指出,這不只是表示人類將失去自然奇景,實際上更是威脅人類未來性命,自然環境從不是「可有可無」,而是支持我們生命運作的重要系統

 

沒有時間了! 生態恢復至少需500萬年

 

「我們已經沒有時間了!」德國環境永續專家洛克斯史棟(Johan Rockström)呼籲。

 

許多科學家認為,地球已進入史上第6次大規模的滅絕,是第一次由一個物種:「智人」(Homo sapiens)所引起的滅絕悲劇。近期其他報告指出,自人類文明發展之始,至今人類已摧毀83%的哺乳類和50%的植物物種,即使現在人類停止傷害生態,自然界也需要500至700萬年才能恢復

 

 

世界自然基金會(WWF)與倫敦動物學會(Zoological Society of London)每2年公布的《地球生命力報告》(Living Planet Report),藉由追蹤逾4000個物種,其中包括16,704隻哺乳類、鳥類、脊椎動物和兩棲動物,紀錄地球野生動物的數量演變。

 

「地球生命力指數(Living Planet Index,LPI)」統計時間橫跨1970年至2014年。2014年時,野生動物已減少52%,目前則高達60%,代表野生動物滅絕的趨勢持續惡化。

 

過度捕撈、濫砍爛伐 人類殘害生態不手軟

 

環境科學領域權威學者沃特森(Bob Watson)指出,自然生態系統遭破壞,相較氣候變遷來說更危險。他說:「野生動物和生態系統對人類生存來說至關重要。」但是人類正以讓人無法接受的速度摧毀大自然,讓當代和下一代人生存陷入危險。

 

野生動物消失,最大主因在於自然棲地受到破壞,大部分被人類開發進行農事耕作,地球上3/4的土地正受到人為活動嚴重破壞。另一個主因是過度捕撈與獵食,導致300種哺乳動物已瀕臨絕種,其中一半海洋生物遭到人類漁業過度捕撈。

 

多氯聯苯(PCB)化學汙染則是全球半數虎鯨數量消失的主謀之一。

 

生態受損重災區:中南美洲

 

報告指出,中南美洲是目前地球上生態受損最嚴重的地區。大面積的樹林遭到砍伐,導致89%的脊椎動物因失去棲地而滅絕。巴雷特舉巴西稀樹草原塞多拉(cerrado)為例,每2個月就會少掉與大倫敦地區面積一樣大的草原

 

少吃肉可以緩解生態耗損

 

遭受到最嚴重破壞的生物棲地是河流和湖泊,因為農業龐大耕種需求建造許多大型水壩,導致野生物種數量下跌83%。巴雷特說,這再次證明食物需求與生態消耗有直接相關。他說:「減少肉類消耗可以有效緩解生態損耗。」

 

設立野生生物保護區也是一個頗具成效的方法。印度已花6年時間保護野生老虎棲地,讓數量成長20%。中國大熊貓保護基地和英國水獺復育也都逐漸見到正面結果。

 

最後一個來得及挽救的世代

 

WWF首席執行長史提爾(Tanya Steele)表示:「我們是第一個知道自己正在摧毀我們地球的世代,同時也是還來得及付諸行動挽救的最後一個世代。」

 

全文連結:https://www.upmedia.mg/news_info.php?SerialNo=51075

 

 

2018/10/18
【其他】小遺跡大發現 龐貝木炭痕跡出土改寫火山爆發時間

 

公元79年8月24日,位於義大利南部維蘇威火山(Vesuvio)噴發,大遍火山灰一夜之間將羅馬先進名城龐貝(Pompeii)淹沒在6米深的火山灰中近2萬名居民死亡,頃刻的覆沒從此讓龐貝不見天日。

 

然而這次悲劇卻令當時的建築、畫像、器具不被歷史洗禮而保存後世,讓現代人能窺探當年羅馬人的生活景象。義大利甚至西方國家的考古機構,一直深深著迷這場令龐貝壞滅的噴發事件,近日有考古學家在發掘龐貝古城時,發現一個木炭標記痕跡,或令大眾所認知火山爆發日期改寫。

 

痕跡是羅馬數字

 

考古學家在龐貝古城Regio V區進行挖掘工作時,除了在8月發現當年亮麗壁畫外,更意外在一所事發時正在翻新的房子牆壁上,意外發現一道潦草的木炭痕跡。

 

這道痕跡顯然是由古人刻上,並寫上「XVI K Nov」數隻羅馬字,意思即11月前的第16天,以現代年曆即轉換成「10月17日」。

 

由於木炭是一種易碎且極容易消逝的物質,以木炭寫在牆壁石頭的文字,很快便會消失不見,其短暫性反而成為了推算日子的關鍵證據。

 

火山爆發晚2個月

 

由於該房屋在發掘時呈現不完整沒法居住狀況,相信木炭痕跡很有可能是建築工人在施工時所做的小紀錄。

 

考古學家認為,由於以木炭標記很快便會消失,故可以假設在公元79年10月刻畫,間接顯示龐貝城在公元79年10月時仍然存在,比世人認知爆發時期推遲了2個月。

 

考古學家直言,是次發現更將爆發日子準確調節到,木炭標記是在大災難發生前的一星期刻上,推斷出10月24日才是真正爆發日期。意大利文化部長博尼索利(Alberto Bonisoli)參觀該處遺蹟後表示,「這是一個非比尋常的發現。」

 

推翻歷史紀錄

 

歷史學家普遍認為維蘇威火山在8月24日爆發,這個日子源自於羅馬帝國律師及議員小普林尼(Gaius Plinius)在他17歲時住在龐貝附近的巴科利,親眼目睹火山的爆發,25年後再將事件寫在書信上,成為了爆發事件流傳後世最有力的歷史紀錄。

 

然而近年愈來愈多歷史學家對日子提出質疑,包括當時遺下粟子及羊毛衣,認為發生大災難的日子的應該是秋季而非夏季。

 

全文連結:https://www.upmedia.mg/news_info.php?SerialNo=50131

 

 

 

2018/09/28
【其他】不設首都的瑞士 聯邦政府在伯恩、無處不在的熊

官方意義上,伯恩不是瑞士的首都。現代瑞士聯邦在1848年建立時,考量各地區的平等而沒有設置一個首都。願意免費提供聯邦政府必要工作空間的伯恩勝過基礎建設更完善的蘇黎世,獲選為「聯邦城市」(Bundesstadt)。數個聯邦重要機構也設於其他城市,如聯邦最高法院位於法語區的洛桑,聯邦刑事法院則位於義語區的貝林佐納。

伯恩居民約13萬,在人口上屬瑞士第4大城,建成可回溯至1191年。根據傳說,被認為是伯恩建城者的柴林根(Zähringen)家族公爵伯赫陶德五世(Berchtold V)決定以狩獵時第一隻遇見或捕獲的動物為市鎮命名,而這隻動物是一隻熊。這不是伯恩城名來源唯一的解釋,但是最知名的一種說法。如今伯恩老城區也可見得伯赫陶德五世與熊的壁畫與塑像。

 

 

老城區伯赫陶德五世與熊的塑像。(攝影:傅莞淇)

 

 

 

伴伯恩人走過數百年歷史的熊

以熊為城市象徵與紋章動物的伯恩市區內至少可以看見三種熊:活的熊、繪畫與塑像的熊、被做成標本的熊,並分別地呈示了城市歷史的不同面向。

城市最早豢養活熊的紀錄出現在16世紀,是伯恩人1513年戰勝諾瓦拉戰役(Battle of Novara)後帶回來的戰利品。至少一百餘年間,伯恩的熊搬遷過數次住處,現位於阿勒河(River Aare)畔的熊公園(BärenPark)是2009年翻修增建後的結果。受觀光客歡迎的棕熊芬恩(Finn)、碧玉(Björk)與女兒烏辛娜(Ursina)可在河岸草坡與池水中活動,亦可透過隧道回到原本的熊坑(Bärengraben)。

熊公園中的芬恩、碧玉與烏辛娜。(©BärenPark)

 

距離曾是城市西門的鐘樓(Zytglogge)不遠處,位於雜貨街(Kramgasse)路中央的武裝熊雕像屬於伯恩11個具有文藝復興時期塑像的噴泉之一。有時也被稱為「噴泉之城」(City of Fountains)的伯恩擁有超過100處可生飲的公共噴泉,過往也是居民取水、洗滌及社交的聚集地點,保留了社會及文化活動的痕跡。曾有噴泉守衛駐守,確保人們不會取用過多水量,或是試圖污染水源。

名為「柴林根噴泉」(Zähringerbrunnen)的塑像由本地藝術家希治布蘭德(Hans Hiltbrand)打造,由一隻全副武裝的熊戰士與腳邊的一隻幼熊組成,以紀念建城者伯赫陶德五世。另外10座以傳說、聖經故事及歷史重要人物為主題的噴泉塑像被認為是雕塑家吉恩(Hans Gieng)作品,知名者包括食嬰者噴泉(Kindlifresserbrunnen)與矇眼的正義女神噴泉(Gerechtigkeitsbrunnen),後者擁有國家文化遺產的地位。

法國大革命突顯了舊瑞士邦聯間的矛盾,伯恩的統治性地位也在1798年被法軍擊敗後告終。法軍不僅在伯恩掠奪了1100萬舊瑞郎,還將城市中的三隻熊帶回巴黎,以當時的伯恩領袖為牠們命名。成為伯恩人的一大恥辱。

柴林根噴泉於冬季景色。(©Switzerland Tourism)

 

熊坑獨剩的一隻仔熊在失去父母後不久後喪命。這「舊伯恩的最後一隻熊」被做成標本,收藏在伯恩歷史博物館(Musée d’Histoire de Berne)中。站立的熊標本手持一柄劍及一面盾牌,盾面上刻有「舊時代已逝」的拉丁文「Antiquum obiit 1798」,象徵伯恩作為強權的時代在此結束。

伯恩歷史博物館內收藏的「舊伯恩最後一隻熊」。(攝影:傅莞淇)

 

 

瑞士觀光瑰寶老城區

1983年列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世界歷史遺產的老城區是伯恩觀光與購物核心地區,街道規劃仍與12-15世紀的模樣相去無幾。伯恩最早的城市範圍被阿勒河三面環繞,易守難攻。隨著城市逐漸向西擴張,鐘塔、監獄塔(Käfigturm)與克里斯托費爾塔(Christoffelturm)都曾作為城市西端塔壘,兩側延展的建物因此被稱為外牆(the front)。

根據城市導覽解釋,伯恩對於保存歷史建物已有共識。且不只是保存建築供觀光客欣賞的外牆表面,連內裝配置也大抵保存,只是補充現代化的設施。老城區擁有歐洲最長的有頂購物拱廊與全國最高的大教堂(Münster)。許多建物的舊地窖已改為商店或餐廳,部分外牆上的雕塑則訴說了城市行會(guilds)的過往。

受強權環伺的瑞士在1515年馬里亞諾戰役(Battle of Marignano)敗給法國後開始考慮採取中立立場,今日許多城市中的老城區是數百年間未主動參戰的遺產之一,也成為觀光業的一大資產。

 懸掛旗幟的伯恩雜貨街街景。(©Switzerland Tourism)

 

瑞士北部與德邊界處的萊茵河畔施泰茵(Stein am Rhein)是另一明證。位於下康斯坦茨湖(Lake Constance)與萊茵河交匯處的萊茵河畔施泰茵是瑞士保存最好的中世紀古城之一,於1972年獲得瑞士遺產協會(SHS)頒布的首屆建築遺產保存獎華克獎(Wakker Prize)肯定。

 

步行即可輕鬆遊覽的萊茵河畔施泰茵特別之處,是在極小的區域聚集許多保存良好的歷史性建物。佇立於市鎮核心的市政廳廣場,可將噴泉與長列半磚木樓房與外牆的壁畫盡收眼底。壁畫描繪了歷史故事、神話、戰事與貿易等主題,許多反映了當時擁屋者的財富,今日的屋主則必須在政府支持下持續維護它們。

走進萊茵河畔施泰茵,於是有如走進一個政府與人民共同打造的想像之鎮,令人想起迪士尼樂園常見的美國小鎮大街。人工打造的迪士尼樂園虛假到有點真實,瑞士古城則真實到有點虛假。兩者都有些虛實難辨,美好得不像是自然存在世上的東西。

流行於中世紀的突窗。(©Tourismus Stein am Rhein)

 

 

1905:愛因斯坦「奇蹟年」

 伯恩曾有幾名居民登上過國際大銀幕。包括引領比基尼潮流的第一位龐德女郎烏蘇拉安德絲(Ursula Andress)、以及在《鐵達尼號》(Titanic)沈船間持續演奏的5名沙龍樂團(I Salonisti)古典樂手。蘇聯(CCCP)首任領袖列寧(Влади́мир Улья́нов)在1917年得以返國,也有賴德國駐伯恩大使館的協商。他在4月離開瑞士,於儒略曆的10月領導布爾什維克(большевик)政變,改變了俄國的歷史軌跡。

但伯恩最知名的居民應為出生德國、在此居住不滿十年的愛因斯坦(Albert Einstein)。愛因斯坦在此發表的狹義相對論改變了人們對時空的認知,也為瑞士這個以製錶知名的國家與時間的關係增添一層理論物理性的紋理。

 

在長廊盡處的拱門附近是一座鐘樓。鐘聲六響,然後停了。年輕人蜷伏在他的桌前。又是一次夜裡的騷亂之後,於拂曉時他來到了辦公室。他的頭髮沒有梳理,褲子是又大又肥;而手裡呢,抓著二十頁揉縐了的稿紙,是他今天預備要寄給德國《物理學學報》的有關時間的新理論。
細碎的市聲隱隱地飄進屋裡來:是牛奶瓶放到石板上的鏗鏗聲,是馬可巷裡一家店鋪撐起遮陽篷時的戛戛聲,是運菜車緩緩過街時輾軋作響,是一男一女在附近的公寓裡小聲說話。

─節錄自《愛因斯坦的夢》(Einstein's Dreams)

 

26歲的愛因斯坦在1905年間發表了4篇橫跨3大物理領域的論文,這一年被稱為在伯恩的「奇蹟年」(annus mirabilis)。除了知名的狹義相對論(special relativity)、質能等價(mass–energy equivalence)與布朗運動(Brownian motion)外,關於光電效應(photoelectric effect)的論文成為愛因斯坦1921年獲諾貝爾獎的基礎。

畢業於蘇黎世聯邦理工學院的愛因斯坦因求職來到伯恩,1902年起於瑞士聯邦智慧財產局任職專利審查員。他一週工作6天,每天工作8小時,4500瑞郎的年薪已足夠養育他的家庭,包括剛出生不久的兒子漢斯(Hans)。據其自述,他有不少想法都是在智財局時想出來的。

 1909年,在蘇黎世獲得教職的愛因斯坦離開了伯恩,其後再前往布拉格。直到1919年,英國天體物理學家愛丁頓爵士(Sir Arthur Eddington)對日全食的觀察證實了愛因斯坦的廣義相對論,他才在全球聲名大噪。

玫瑰花園附近可俯瞰伯恩市景的愛因斯坦長椅塑像。(攝影:傅莞淇)

 

拜訪了位於歷史博物館內的愛因斯坦博物館、以及玫瑰園(Rosengarten)附近適合合照的長椅雕像後,老城區雜貨街49號的愛因斯坦故居(Einsteinhaus)會是一個追尋這名物理學家「快樂的伯恩日子」的理想終點。這小巧的博物館是愛因斯坦家庭1903-1905年間的住處,仍留存著當時簡樸的家具及螺旋木階梯,與愛因斯坦在此構思、寫作他先驅性理論時的模樣沒有太大差別。或許窗外的伯恩老城區也是如此。

 

 

愛因斯坦故居客廳。(©Einsteinhaus)

 

 

全文連結:https://today.line.me/TW/pc/article/gJKwJa?utm_source=lineshare

 

 

2018/07/30
【其他】海洋汙染情況嚴重 地球僅剩13%純淨水域

隨著科技與技術的進步,海洋汙染與濫捕的情況也日趨嚴重,澳洲一項研究報告指出,目前全球僅剩下13%海洋未受到人類的破壞,且兩極、太平洋偏遠地區的海底生物多樣性也逐漸下降,海洋的保護工作已達到刻不容緩的狀況。

 

荒野位於公海難保護

 

根據澳洲昆士蘭大學與國際野生生物保護學會(Wildlife Conservation Society)所做的研究顯示,大規模的捕魚船隊、全球性的商務航運和氣候變遷都使得海洋受到嚴重汙染,目前僅剩13%的荒野海域未受到人為汙染,但其中卻僅有5%被劃入海洋保護區內。

 

主持這項研究的教授瓊斯(Kendall Jones)表示,在未受汙汙染的荒野海域內,可以見到令人歎為觀止的生物多樣性,但這些荒野海域大多數都為漁公海上,並未有任何法律可以來規範或保護它。

 

根據《當代生物學》的定義,荒野海域是指受到人類影響最低的10%海域,人類在此的捕撈行為對海洋的傷害也最小。

 

不少科學家皆發聲呼籲,要求國際社會必須訂定一項公海保護條約來保護這些最後的純淨之地。此外,科學家們也提到,各國政府應該取消每年總計約40億的公海捕魚補貼,「如果沒有大筆的補貼金,那麼大多數在公海捕魚的船隻幾乎都是無利可圖的」。

 

全文報導:https://www.upmedia.mg/news_info.php?SerialNo=45304

TOP